首页 军史 谍海王牌

正文卷 第3722章 联络密码

谍海王牌 岩隐士 2791 2024-07-09 12:45

  范克勤看着小子有点顾忌,心中估计,可能是对方觉得自己是大长官,自己要是说的不好,或者是提供了不准确的消息,会被会被秋后算账。是以,问完了这句后,对方表现的有些挣扎和犹豫。

  见此范克勤出言宽慰道:“我知道你的情况,当时你离着对方有一定的距离,所以肯定是看不太清楚的。但你不要有顾虑,我问你这些,你只要回答当时你的感觉就可以了,我是知道,一定会有出入的。就算是说错了,也没有关系。来,想一想,当时他大概多高,和单元门的上沿比,大概差了多少。”

  果然,听范克勤这么一说,这个线人心态上好了不少,所以回想了一下后,他用手在自己的头上比划了一下,不过在他转头的时候,他看见包间的门了,所以起身,来到了门前,用手在门下的一个位置来回的比量了比量,最后停在一个位置,道:“长官,我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,但我还是不太敢肯定,只能说大概吧……大概是到当时那个单元门这个位置。”

  “嗯。”范克勤看了一眼,心中换算了一下。那就是对方应该是一米七左右。不过按照这个线人的说法,可能不是太准,只能说是约一米七。然后范克勤让他坐下,再次问道:“然后呢,这个人当时往哪个方向走了?“

  “右面。“这个线人道:”我是看见他从左侧的那个门洞进来的,然后他进入了那个单元门,出来的时候,没有走回头路。是从右边离开来的。就是那里有个口子,嗯……约么不到四十米?差不多这个距离吧,有两座楼之间形成的一个口子,他就是从这个口子离开的。但我当时我没有跟着他,毕竟我当时不太敢确定,又有点怕跟上后被这个小子发现了,所以,就赶紧联系了花长官。“

  “嗯。“范克勤道:”这就是全部的经过?“

  “对。“这个线人道:”整个过程我是可以保证的,只有这些,没有任何其他的事了。“

  “很好。“范克勤道:”我再给你说一下,当时你看见他是从左侧的楼门洞进来的,这个人穿着正常,分体式衣服,上身穿着有点像是工装,和裤子一样,都是黑颜色的,或者是藏蓝色这种暗色调的衣服。进入单元门后,往信箱里塞了一封信,很快就出来了。但他没有原路返回,而是从右侧的,两个楼之间形成的出口,走了出去。对吗?“

  “对。“这个线人道:”就是这样的。“

  其实,整体来说,收获还是不太大。不过范克勤肯定不可能为难对方,毕竟当时他就看见这些,为难他也没啥用。范克勤直接让餐厅里的伙计,开始上饭菜。毕竟他问的比较细,这都快中午了。

  等吃吃喝喝完毕之后,范克勤回到了安全局中。他考虑,还是要接触李云霞的,因为只有先跟李云霞接上线,才能从她的口中,问出来她的上线,联络办法。另外,也需要有暗号,不然就算范克勤直接凭着自己的侦查能力找到了对方,你对不上暗号,对方凭什么详细你啊。

  不过接触的事,对于范克勤来说还是很简单的,他本身现在就知道李云霞的联络密码。而且还是安全局的高层,本身就是指挥逮捕李云霞的最高指挥官,一样很方便。在其他人的眼里,也不可能怀疑范克勤。毕竟他是逮捕李云霞的最高指挥官了,如果要真是有问题,何必这么干呢。所以当天下午,范克勤来到了地下一层,让警卫打开门,他直接走进了牢房里。

  此时的李云霞,待遇还算是好。毕竟有范克勤之前的吩咐,让他们好好的给她致伤。这就表明,需要让李云霞好起来。若是像平常一样扔在小间里,地上有潮湿,又阴冷,只有一些稻草让你隔绝地面上的温度,那能好起来才怪呢。

  此时李云霞就是如此,他被关在一间相对来说,算是最好的一个小间里了。这个小间算是最朝阳的一间了,但上面那个老高的小窗口,也一样透不进太多的阳光,比巴掌都打点有限。而且里面不是稻草了,给她特意弄了几层铺盖,铺在稻草上面。

  他进来后,李云霞看了范克勤一眼。实则脑海里还是在像,怎么自杀。说实话,四壁都是那种石头墙,她进来的档口,就考虑过碰头而死。不过这东西其实很难,不是说她下不定决心,事实上,她的决心非常之大。只是碰头而死本身不是那么容易的,首先你得有个加速度,并且需要最好是有个尖锐的棱角,要不然,你说你干撞,其实是挺难的。

  而且最麻烦的是,李云霞知道,自己其实只有一次机会。如果碰头的话,这墙面上哪找有棱角的地方啊,大概率是撞一下晕死过去。真要是这样的话,自己一晕,安全局的这帮人还会给你第二次机会?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了。如此就真的有了大麻烦。是以,李云霞必须有一击必杀的机会才行。

  不过范克勤此时走了进来,李云霞扫了一眼范克勤的时候,还特意的把眼光经过了范克勤的腰间,不过没看见带着枪械的样子。是以,再次稳住心态,重新把眼睛毙了起来。

  范克勤转头看了看被关上的牢门,来到了李云霞的跟前,矮下了身子,道:“就那么想死吗?“

  这话刚刚落下,李云霞心中的一直隐藏的,想要自杀的秘密被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说出来,眼皮不由控制的跳了跳。但她心理素质确实是相当只好,也就是眼皮跳了跳,便依旧跟之前一样的态度,闭着眼睛,好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  但范克勤接下来说出的话,却让李云霞直接张开眼睛,甚至是略带惊讶的看向了范克勤。“枕巾,汽车,马蹄,小号,古筝,茶壶,峨眉,玉器……“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